第11版:劳动 上一版  下一版
女工因工受伤 公司拒认劳动关系
老板专坑熟人? 两个月工资 拖了一年还不结
公司裁员 经济补偿标准不一引纠纷
下一篇4 2019年06月12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女工因工受伤 公司拒认劳动关系
一审法院判决双方只是劳务关系
作者:全媒体记者兰兵 通讯员卿奇云
 

   本报讯 (全媒体记者兰兵 通讯员卿奇云)吴小小(化名)在东莞一家汽配公司打工,因工受伤后,公司却否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为此,双方闹上法庭。一审法院认定吴小小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遂判决双方只是劳务关系。

    女工:工作时受伤

    公司停工资拒付医疗费

    湖南籍女工吴小小称,2017年9月她经熟人介绍进入新力公司担任技术工,公司没有和她签订劳动合同。2018年5月19日,她在公司车间工作时被模具压到左脚受伤,被送医院治疗。治疗期间,新力公司停发了她5月份的工资,同时在支付一小部分医药费后拒绝支付后续费用。

    “我住院治疗时,才发现公司没有为我缴纳社保,根本没办法享受工伤保险或医疗保险待遇。”

    由于没有社保记录、没有劳动合同,吴小小无法证明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也没办法申请工伤认定,后续治疗费用更是没有着落。

    吴小小称,她上班是通过纸质考勤卡和刷脸考勤来记录,住宿由公司安排,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平均上班28天,工资8500元,现金发放。此外,她曾因做错货物而被公司扣罚,与公司其他员工发生严重冲突还报警处理。她认为,这一切,都可以证明自己是新力公司的员工。

    公司:员工是按件计算劳务费

    没有固定工作时间

    新力公司承认,吴小小是在其公司车间工作,但双方只是劳务关系,所以没有为其缴纳社保。

    新力公司认为,吴小小所在的车间从事玻璃纤维汽车配件的生产,由于行业特性,公司接单后临时找人来做,按件计算劳务费,没有固定工作时间。公司称,2017年9月至2018年1月,公司接订单后找吴小小来干活,干完或结算之后就让她离开;2018年3月至2018年5月,公司又接到订单,让吴小小继续来干活。

    劳动仲裁:双方存在一定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

    吴小小申请了劳动仲裁,要求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东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常平仲裁庭仲裁认为,按照《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的有关规定,双方存在一定管理与被管理、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存在一定的人身依附关系。此外,按照上述《通知》规定,用人单位对于“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考勤记录”负举证责任,新力公司因未能提供证明双发建立劳务关系的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仲裁据此裁决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法院:员工提交的证据

    无法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新力公司不服劳动仲裁裁决,提起诉讼。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吴小小提交的《群众来访登记表》证据无法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新力公司也没有提交诸如工作证、服务证、劳动合同、证人证言等方面的证据来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因此吴小小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

    2019年4月,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判决吴小小与新力公司存在劳务关系,不存在劳动关系。

    吴小小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目前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该案。本报将作跟踪报道。

 
下一篇4  
 
   
   
   

南方工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