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思客 上一版  下一版
2.9亿农民工,如何保就业?
2020年11月20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杨志明:
2.9亿农民工,如何保就业?

作者:
 

    当下,国际疫情持续蔓延,我国经济正在重回正轨,稳岗保就业有了进展,也面临不确定因素。中国劳动学会会长杨志明在疫情期间,调研了大量一线防疫复工的生动案例,分析了防疫复工中的劳动实践创新。近日,他接受瞭望智库专访,针对农民工稳岗保就业问题进行了深入解读。

    农民工在这次疫情中创造出的劳动将被铭记

    问: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过程中,农民工群体发挥了哪些作用?

    杨志明:今年2月下旬到3月上旬,武汉乃至湖北一下子有五六百万农民工出不去,在中西部边远地区有两千多万农民工一下子也出不来,劳动力市场瞬间出现了较大缺口,多年积累的就业两难的结构性矛盾,快速转变为招工复工新两难。

    困难中总是有人迎难而进、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这就出现了用工大省浙江,率先“硬核”复工,包高铁、包飞机、包大巴,接农民工“点对点”地返城复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及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集中组织了680万这样的服务。调查中许多农民工跟我说,我不是说没坐过飞机和高铁,是舍不得花那么多钱,现在是国家和企业出钱,我们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是体面劳动,有尊严的复工。紧接着,湖北的省委书记、省长到车站送行,广东的省委书记、省长和中山市委书记、市长到车站去迎接湖北、武汉农民工返粤复工,还给每人800元奖励、规格待遇很高。

    富士康用工最多的工业厂区叫富士康郑州科技园区,当时的复工率仅有20%,它和广东一样,采取了硬核复工加奖励,农民工回来,给每人奖励补助四五千块钱。经过特殊时期“点对点”服务和特别措施的关爱,3月份迅速恢复到80%以上的用工,有力地支撑了它在国际上产业链的供应保障。所以防疫和复工过程中让农民工安安全全返城,健健康康干活,高高兴兴挣钱,仍然是我们后疫情时期要做到的。

    富士康高峰时期100万农民工,现在差不多还有80多万,阿里巴巴旗下160多万农民工快递员,中建集团项目工程上也有140多万农民工,它说明什么呢?农民工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人力资源的宝贵性凸显。

    春节期间据中国劳动学会的初步调查,全国有两千多万以农民工为主的劳动者值守岗位,主要集中在五类人员:第一类是生产防疫物资;第二类是保证物流的畅通,既保证防疫一线的,也保证社会正常运转;第三类是城市农副产品交易市场保障供给;第四类是快递小哥、外卖骑手,和后来快速恢复的网约车服务,给人们提供生活必需的物资,保证城市生活的正常运行;第五类就是建设火神山、雷神山这些工地的施工者,在重点工程项目上坚持值守。

    只要疫情防控到位,复工复产可以同时进行。中国防疫复工这种双兼顾的创新是有坚实基础的,这一切都离不开亿万农民工的理解和行动,农民工在疫情中逆势复工、用平凡的劳动创出的不平凡业绩将被历史铭记。

    后疫情时代,我们应该如何保就业?

    问: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劳动力市场造成了哪些冲击?

    杨志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的损失至今无法估量,对于我国劳动力市场,特别是农民工就业也带来了严重冲击。我们做了一个初步的测算,如果全国农民工晚一个月复工,收入损失约一两万亿。农民工也是城市公共卫生防疫服务覆盖最薄弱的群体,所以有人说“天佑农民工”,在疫情暴发时,正好在春节前,大批的农民工回到了中西部地区,回到了农村,所以客观上是保护了中国最大的产业工人群体。

    问:就业的形势有缓解吗?我们应该如何保就业?

    杨志明:今年保就业一个突出的重点就是千方百计稳定农民工就业岗位,我的看法是,稳定农民工就业就是稳住了中国就业的基本盘。如果说新冠肺炎疫情是黑天鹅,那么就要避免大规模农民工下岗的灰犀牛的出现,也就是要避免像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来的时候,广东合俊玩具厂一夜倒闭了,几千农民工失业这样事情的出现。

    最值得关注的是制造、建筑、服务业三大产业中的农民工,这次防疫复工中出现的新情况是,疫情冲击大的是餐饮、住宿、零售、文旅四大困难行业,但最严重的是四小(小店铺、小工厂、小工程、小文旅)处于疫情重灾区,要想方设法把他们救回来,因为每一个小微企业背后都维系着一拨人就业。如果说大企业给国家贡献税收、那小企业就是给国家贡献就业。激活消费很大程度上也是救活小店小铺,小企业活起来、就业多起来,充分释放民营企业在市场“低谷”时挖掘自身能量的潜力,充分激发中小企业捕捉市场缝隙的灵性和活力,成为农民工就业的主渠道和蓄水池。

    怎样释放“抗疫红利”保就业?需要开拓新职业、学习新技术。保就业的办法能用则用,稳岗位的门路越多越好。

    对下岗职工大规模开展技能培训是非常时期的有效一招,特殊时期新业态快速发展中推进劳动用工管理创新,走出工业化时期劳动合同管理的局限,适应现在数据驱动网络协同条件下弹性用工、临时用工,尤其是共享用工,在制造业企业可以跨区域、跨企业按生产线、按工种实行共享,结合订单的波动进行及时的网络精准调剂。要把化危为机与改革突破有机结合。

    特别是这次守住“底线”,中国对低收入群体实行的特殊办法,就是对没有参加失业保险的农民工,下岗以后生活低于城市最低水平的,仍然纳入到城市最低社会保障范围内,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农民工给城市做出的贡献是实实在在的,在困难的时候,应该把这一部分失去岗位,生活很困难的农民工,包括在最低生活保障线内。

    中国将迎来技工时代

    问:中国有广阔的劳动力人口市场,应该如何适应未来高科技迅速发展的新世界?

    杨志明:中国是劳动力资源大国,劳动业态正在发生变化,一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投身到快递、外卖,网约车、寻呼服务、家庭服务和网络直播带货服务等现代服务新业态上。

    随着现代服务新业态的兴起,有数据驱动、平台支撑、网络协同等特征,它的发展优势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劳动效率的提升,也就是劳动效率的精准化比较明显;二是顺应了新生代劳动者自主就业的取向,选择职业的自由度更大,没有劳动合同和生产线工点的制约;三是收入报酬比较高,比一般的农民工高出30%-50%;四是劳动的收入大头归个人,既有多劳多得,也有技高多得,初步实现共享。

    但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包括怎么样抑制过度劳动,即使是在特殊工资制的条件下,也有劳动标准的要求,那么在算法越来越精细的情况下,超过劳动者的劳动极限,怎样受到应有的劳动法规对他们的束缚等等,这都需要深入研究。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新业态是先发展后规范,边发展边规范,以规范促发展。现在我们似乎已经走过了先发展后规范,进入了边发展边规范,对新业态是一个审慎包容的监管。

    问:有人认为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提供的就业岗位大多是快递小哥、网约车司机等,我国是人力资源大国,还不是人力资源强国。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背景下,需要大批的拥有技能的现代产业工人。该如何打造这一批新型产业工人?

    杨志明:今年我理解重点还是保就业,首先要尽可能做到充分就业,特别是来自贫困地区的农民工,要保障他们的就业。从1到9月份的数据来看,来自贫困地区农民工的就业比去年还有新的增长。在此过程中,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一批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的现代产业工人也在成长。

    中国是个技工大国,还不是技工强国,现在技工大概是1.6亿,走在世界前列的德国、日本,高级工占到产业工人的比例在50%以上。怎样把60%的普工变为60%的技工,加快实施农民工技能提升行动是一个国家战略。实践证明农民工只要掌握技能,一技在手全盘皆有,不掌握技能,很可能就是城市一个匆匆的过客。

    中国将迎来技工时代,大规模的、卓有成效的技能培训将极大提升农民工技能素质。从放下镰刀拿起瓦刀搞建筑、放下锄头拿起榔头搞制造,到投入现代生产流水线,能组装宝马奔驰汽车,组装华为、苹果、小米智能手机的现代产业工人主体2.9亿农民工相当于欧洲各国劳动力总和。中国农民工,规模之大、流动之大、贡献之大、潜力之大,在世界农业劳动力转移史上前所未有。

    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工是我们国家最主要的人口红利承载者,现在正逐步转变为技能红利承载者,也就是经济学上讲的新人口红利。谁能聚住农民工,提升他们的技能,谁就在经济转型、“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占有高技能人才的人力资源的先机。(摘编自瞭望智库)

 
 
 
   
   
   

南方工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