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东园 上一版
挑夫
苏秦之纵
挖掘荔乡创作题材
下一篇4 2020年11月20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挑夫

作者:柯胜英
 

    在惊叹峨眉山金顶的壮观和辉煌之后,我们顺着狭窄的石阶往山下走。

    薄雾追随我们,迷糊了眼睛,每下一步都要小心翼翼。都说雾气穿林的景观美妙,可是我不敢往石阶两边看,怕一失足,滚进山崖。

    雾气散去,才看清楚这条下山小道陡峭狭长,好像没有尽头。徒步下山,不光是累,还让人心惊胆颤,因为放眼一望,脚边全是悬崖绝壁。

    正当我们喘息之际,忽然发现山道下面爬上来了五个挑夫,每人背上驼一个背架,架子上面是一堆货物,高过头顶,挑夫的手上都握着一根1米长的粗木棍。到了山道开阔处,他们把木棍挪到身后,顶在背架的底部,再直起腰,货物的重量就落到木棍上了。这是他们的休息方式。

    我们看见挑夫背上的东西,是一块块灰色的麻石砖,是铺山顶的路面用的。同伴问挑夫背架上的砖有多重?挑夫伸出二个指头,二百斤!吓得同伴大跳。

    同伴又问,这一趟能挣多少钱?挑夫张开拇指和食指,八百?我们有些惊讶,好像是嫌挑夫赚多了。“是八十。”挑夫说。我们更惊讶,这次是嫌他赚少了。

    五个挑夫中有个矮个子,像个老头,戴一顶破了帽沿的棒球帽,他把帽沿拉得很下,遮蔽了半个脸,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

    我想,这老头也够拼命的,矮小的身材,哪来的劲儿,背得起上百斤重的砖,还要攀爬高入云端的山峰。资料显示,峨眉山峰高3079米,其高度盖过五岳。我打算拍张他的照片,突然,他伸出手,制止我拍照,我依旧想拍,他恼怒了,摘下帽子,双眉紧锁,眼里射出一道清秀的光亮。

    我惊愕了,她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个漂亮的美女。她大概三十多岁,有一头齐肩的乌发,刚才藏在帽子里,浅淡的细眉,有一股女人天然的美。

    我猜不透,女人也能干这行?于是问她:“你背得动?”她回了我一句:“这是你背上来的?”我不死心,仍旧问:“你为什么做挑夫?”她对我似乎没有好感,翘起嘴,对着我吐出一声:“嘘……”她在赶我走。惹得其他人都笑了,她也跟着笑,笑得很开心,笑够了,她从背后抽出木棍,继续朝山上爬去。

    我纳闷着,目送她攀爬的背影,直到模糊在山林间的薄雾中。我忽然想到,当游客们在惊叹峨眉山的雄伟和古文化的灿烂时,知不知道脚下的麻石砖,有一块是一个美丽的女人靠双肩背上来的。

 
下一篇4  
 
   
   
   

南方工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