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东园 上一版
挑夫
苏秦之纵
挖掘荔乡创作题材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年11月20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苏秦之纵

作者:
 

    苏秦,中国古代地缘政治论的先驱。他的合纵论,围绕战国七雄之间地缘政治关系,以地缘政治认知为基础,以联盟战略应对为手段,是遏制秦国独强、维护七雄均势的军事政治战略。司马迁在《苏秦列传》中给予了详实的叙述。

    有学者将战国分为五个时期,一是魏国强大时期(公元前475—公元前370年);二是魏、齐争霸时期(公元前369—公元前334年);三是齐、秦并尊为帝时期(公元前333—公元前288年);四是齐、赵削弱时期(公元前287—公元前260年);五是秦国独强时期(公元前259—公元前221年)。《苏秦列传》所载苏秦合纵六国之年,应为公元前333年,时秦实际仅对魏构成巨大威胁,其次是威胁韩;而对齐、赵、燕、楚各国尚未形成威逼之势。山东六国真正认识秦国,合纵抗秦呼声日高,应在后两个时期,特别是“长平战役”之后,秦国独强之时。

    《苏秦列传》以苏秦为主角,以苏秦两个弟弟苏代、苏厉为陪衬,描写了战国合纵策士的活动,通篇以“智慧”为主线,前写苏秦相六国的显赫业绩,后写苏代、苏厉为燕设谋破齐的不凡功勋,史实材料主要引自《战国策》,列其行事,次其时序,梳排成篇。

    苏秦说六国,因情论长短,就势定计谋:说韩、魏,韩魏乃秦之近国,以恐割地失城而劝之;说燕、赵,燕赵于秦稍远,以惧国力不支而诱之;说齐、楚,齐楚与秦同大国,以从秦辱国而导之。苏秦揣摹六国,说辞各异,谈锋肆出,全局在握,主旨鲜明,言战略态势以地理位置击首尾应,论国情实力以唇亡齿寒击尾首应,故六国心态尽在苏秦掌控之中,则六国不得不举国以从之。

    析《苏秦列传》,全文自首至尾约可分四层:一叙苏秦不得志时事;二叙苏秦极得志时事;三叙苏秦由得志而又渐不得志时事;四叙苏秦之弟苏代、苏厉之事。太史公前记苏秦说秦事,后述苏代说燕事,以六国合纵出师制秦之谋,分论诸国兵家地理之要,合纵成则诸侯利而秦败,连横成则秦帝而诸侯弱。可谓是气势盛壮,笔锋快利,详略得宜,叙次变换有章,褒贬时而互见。

    苏秦说六国,是一篇掀天揭地的大文章。司马迁笔下的苏秦,纵横捭阖,没有固定的政治主张,赤裸裸地把取得“金玉锦绣”“卿相之尊”作为从事政治活动的目的。为此他发愤读书,专练揣摩,以锥刺股之恒心和毅力,冒着生命危险,独闯虎穴狼窝般的强齐,执行燕昭王秘密交付的反间使命,背后还有防不胜防的燕大夫们的众口与造言,其处境之险真是危若累卵,但他并不退却,而是置生死于度外,施权谋于六国,暗中颠覆齐国,组建合纵联盟,兼佩六国相印,使强秦十五年不敢出兵函谷关。然而,最终是阴谋败露,以身殉燕,悲壮地结束了可歌可泣的一生。公元前284年,苏秦在齐因“与燕谋齐”反间罪车裂处死。史载苏秦是河南洛阳人。

    《苏秦列传》是司马迁精心结撰的一篇很重要的名人传记,是太史公的社会理想与其价值观、审美观的集中体现,从“成一家之言”的角度分析,可以看出司马迁同情苏秦、同情东方诸国,谴责强秦暴力的态度是鲜明的,这与《史记》对其他战国人物列传所表现的思想倾向完全一致。对苏秦穷困时忍辱发愤、苏秦成功后的报恩报怨和苏秦最后的以尸体为自己报仇的故事发挥、改动,都分明地流露着司马迁特有的身世之感和他特有的那种生死观与价值观。

    太史公用赞赏的笔调和艳羡的心情渲染了苏秦的成功,用对比和夸张的手法描绘他失败的困窘和成功以后的富贵尊荣。研读史书,不得不赞叹苏秦的大智大勇,坚忍顽强,善于游说,精于权变,以进取自励,知危不退,必成事功的奋斗精神;不能不肯定苏秦敢于冲破思想传统的束缚,公然以“不信”“不廉”“不孝”之臣自命,执着追求“势位富贵”,孜孜不倦从事政治、外交的职业操守。然而,苏氏兄弟三人“皆游说诸侯以显名,其术长于权变”的作派,在汉代“敦厚长者”的风气下,自然不会有好名声。传中苏秦一家前倨后卑的不同行态,如同一面镜子,穷形尽相地折射了阶级社会的世态人情,尤为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策士的灵魂。特别是在燕国形势危急、燕王国难当头之时,身负六国合纵使命的苏秦“私通燕易王的母亲”,不顾大任,贪图私乐,暴露了其个人作风上的不端,映射了苏秦人格上的缺陷,也讥讽了他政治上的短见。这就是司马迁正告读史人,应当思考和警醒的!

 
3上一篇  下一篇4  
 
   
   
   

南方工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