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个案 上一版
安装工“码上”报料:一家五口被欠薪9万多元
东家难辨清 工人讨薪走弯路
被认定为工伤前发生的医疗费用可以报销吗?
下一篇4 2021年02月23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因工程进度款纠纷,甲方和包工头“扯皮”赖账
安装工“码上”报料:一家五口被欠薪9万多元

作者:全媒体记者林婷玉
 

工报劳动维权“码上行”,如果你在广东遇到劳资纠纷,可扫码报料

  

    本报讯 (全媒体记者林婷玉)近日,本报“维权码上行”收到一名安装工报料,反映甲方和包工头因进度款产生纠纷、导致他一家五口被拖欠9万多元工资的情况。日前,记者联系报料人进行采访。

    报料人韦志强称,他是一名安装工。2020年4月,他带着老婆、三个儿子一家五口从老家广西梧州来到茂名,组成一个班组,到茂名电白区电城镇蓝光滨海钰龙湾项目工地干活,负责安装阳台栏杆,直到同年12月3日安装工作全部完成。

    “工地一直是当月结算上个月的工资,但我有半年没有收到一分钱,现在工地还拖欠我工资一共9万多元。”记者春节前联系上韦志强,他表示还留守在工地附近租住的房子里,盼着工资到账就带着一家子回家过年。韦志强称,工地仅在去年8月支付了部分工资,去年9月至12月份的工资分文未给。

    记者了解到,蓝光滨海钰龙湾项目栏杆采买和安装等业务分包给中山市加和五金有限公司。该公司包工头黄嘉文成立包工班组把业务细分给各小班组,韦志强一家是小班组之一。韦志强告诉记者,2021年1月14日,黄嘉文曾向他确认未结算总金额,其中去年9月-12月未结算工资76236元,外加押金14009元,总计90245元。

    为什么拖欠韦志强的工资?“不是我不给,是公司(中山加和五金公司)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发进度款了,我也被欠着。”面对记者询问,黄嘉文承认拖欠韦志强工资,但称与韦志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没有和他签订劳动合同”。记者与中山市加和五金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邓红波联系,其提供的班组工资发放明细表,详细记录韦志强一家工资明细的表格仅有5月-8月。邓红波称,公司每月向黄嘉文支付进度款,为了避免包工头携款逃跑,公司每月从工程进度款中直接打款至工人账户,“剩余部分才是包工头所得,发到他的账户”。

    邓红波坦言,由于公司与黄嘉文之间存在工程进度款纠纷,才导致农民工工资无法及时足额发放。“我们只能按工程进度结算工程款,包工头按工作天数跟工人结算工资,盈亏自负。我们没有拖欠农民工工资,因为已两次要求黄嘉文核对工程量,他都消极回避。”邓红波说。

    记者指引韦志强到茂名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劳动监察组立案。同时,黄嘉文表示将与中山加和五金公司核对进度款。截至发稿时,韦志强一家还未拿到被欠薪酬。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针对此事,12351广东职工热线坐席律师建议劳动者等待仲裁结果。“仲裁结果一般45-60天左右出来。如果是终局裁决,用人单位还不支付工资,劳动者可要求强制执行。”该律师表示,双方还可通过裁前调解协商解决。

 
下一篇4  
 
   
   
   

南方工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