舀一瓢月光佐茶

来源: 南方工报     2022年01月14日        版次: 08     作者: 宛皖

    如果月光可以被舀起来,我想用一个盘子盛着。在星空下,把它放在院子的小桌上,就一壶清茶,舀一瓢月光。想来,是一件惬意的事。想象着,小桌上的月光一点一点晕开夜色,与天上的明月遥相呼应。我把珍藏的这一轮明月洒在茶水上,制作月光调饮,送给每一个有童心童趣的成年人,也送给每一个相信童话故事的孩子。

    小桌上的茶食:一碟茴香豆,一碟花生米,一碟禅意小饼,一碟果脯,也都被泼上淡淡的月光。随手拈起一粒茴香豆或者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嚼着嚼着,就嚼出了食物原本的香气和淡淡的月光的味道。回想起儿时的玩伴和故乡的夜空,好像就近在眼前。吃一块小饼,那满嘴溢出的喷香诱人的香味和着淡淡的月光的味道,就一壶清茶,似乎饮出了一股浓浓的乡愁。故乡的山水风光,在记忆深处变得越来越清晰安静,好像我已在故乡,身临其境地感觉到故乡的风云变幻。夜色那么美,月亮那么亮,故乡那么近,一切都像进入了似幻似真的梦境里。

    思乡的茶,被洒上淡淡的月光,像流淌出一首淡淡忧伤的思乡曲目,让眼前的月光变得越来越与故乡近似。我低下头,思念故乡的人和物,那个月下拉琴的杨伯,那口村头的老水井,一幕又一幕,故乡的场景走马灯似的在眼前掠过。思念是一种很玄妙莫测的感觉,它能把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拉到触手可及的地方。

    一壶清茶就一瓢月光,思念在茶壶里荡漾,回忆在月光里恍惚。有时候,思念像一场梦,有时候,思念又无比真实。文字最真实的一面,就是把那些我毫无头绪的、令我手足无措的记忆,在字里行间都展露无遗。

    让我举起一杯月光清茶,与故乡和往事干杯。舀一瓢月光佐茶,换一种眼神凝望心底的思乡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