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泽庆:痴迷学习 成就“首席技师”

    ●档案

        2017年度南粤工匠

        广东省劳动模范

        广州港股份有限公司黄埔港务分公司高级技师

        

    ●匠语

        “我就是喜欢维修这件事,一旦上手,就想做到最好。”

      

        梁泽庆在维修岗位上已经干了四十多年,凭着超强的学习兴趣和自学能力,他从学徒一路晋升为首席技师。

        1979年,梁泽庆来到黄埔港码头当电气维修工学徒。当时,他对电气技术还一无所知。他先是翻遍了《无线电》等杂志,一集不落地学习了央视的《半导体电子基础》讲座,然后自行组装收音机……他的学习一发不可收拾,渐渐地有了坚实的专业基础。后来,他已经能在新技术上“赶时髦”:为了学习PLC(可编程逻辑控制器)技术,他花一个月工资买下一台小型PLC机。一番摸索后,梁泽庆成为当时公司里第一位掌握这项新技术的维修工人,于2012年被聘为广州港集团第一位首席技师。

        “诊治”大型设备的疑难杂症,如今是梁泽庆的拿手好戏。他带头完成的技术改造项目有50多个,经过他维修的机器更是不计其数,已为公司节约成本500多万元。

  • 陆建新:创世界施工纪录 “中国摩天大楼第一人”

    ●档案

        2017年度南粤工匠

        全国劳动模范

        中建钢构工程有限公司首席专家

        

    ●匠语

        “只要认真付出,坚持坚守,就走上了成为劳模工匠的第一步。”

       

        从深圳国贸大厦的160米,到地王大厦的383.95米,再到京基100的441.88米和平安金融中心的599.1米……陆建新从最基层测量员做起,扎根施工一线39年,辗转国内外多个城市,参与四十多项工程施工,参建工程总高度超过3600米,被誉为“中国摩天大楼第一人”。

        陆建新孜孜不倦地钻研施工技术,破解了成百上千个技术难题,将中国钢结构建筑施工技术推向了世界领先水平,还带领团队先后创造了“三天一层楼”“两天半一层楼”的“深圳速度”和“两天一层楼”的世界超高层施工纪录。

        “深圳速度”在新时代有了新内涵——2020年春节,面对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陆建新主动请缨,率先奔赴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二期工程应急院区项目施工现场。面对时间紧、任务重、工序交叉难度大等难题,他和技术团队争分夺秒,只用3天3夜就完成了应急医院的建造图纸。

  • 李政:打破国外技术垄断 给核反应堆“盖房子”

     ●档案

       2017年度南粤工匠

        全国劳动模范

        中建电力建设有限公司总工程师

       

     ●匠语

        “核电技术对安全的要求极高,第三代技术的安全系数是小于10的负6次方。”

       

        有人说,李政是“工程技术难题的超级克星”;也有人说,李政是科研创新领域源源不断的“政能量”,而他自己却说,“我不过是一个盖房子的”。李政口中的“房子”不是建给一般人住的,而是建给核电站里核反应堆“住”的,叫“核岛”。

        从业三十多年,李政带领团队先后参与了广东岭澳核电站等多个大型核电工程的建设施工,解决了大量关键技术,打破了国外多项技术垄断。

        2010年4月18日,李政和团队迎来高难度挑战——台山核电2号核岛筏基混凝土浇筑要求不得分层,必须“一次性浇筑成功”。李政带着团队68小时不间断浇筑了9200立方米混凝土,创造了中国电力施工史上一次性连续整体浇筑的最高纪录。

        2013年4月,由李政及其团队主导研制的能耐上千摄氏度高温的牺牲混凝土成功投产,打破了发达国家对此项技术的完全垄断。

  • 钟国建:选矿达人点“贫”成“精”

     ●档案

       2017年度南粤工匠

        广东省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

        

    ●匠语

        “技术不能一口吃成胖子,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

      

        29年来,钟国建蹲守在生产一线,主持完成近150项大型改造和数千项实验,破解了多项技术难题。

        选矿,外行人多理解为挑选矿山开采地或品质好的矿石,实际上,选矿是矿物加工工程。经过选矿,才能产出品位(即金属含量)达标的精矿。我国大部分矿石资源都是贫矿,需要一批批能“让贫矿变成精矿”的选矿人。

        大宝山矿业的选矿回收率曾多年在60%徘徊,处于当时全国落后水平。不服输的钟国建带领技术人员进行大量实验研究,终于在相关工艺上陆续取得突破,选矿回收率节节提升,如今已达88%—90%,大宝山矿业也一跃成为全国难选型铜硫矿的标杆。

        由于经常跑上矿山查看开采矿石的颜色质地,钟国建练就了一双媲美分析仪的“火眼金睛”——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他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它大致的金属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