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白千: 精益求精 “一根筋”钻研“一根管”

        2018年度南粤工匠

        佛山市日丰企业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总工程师

        ●匠语

        “走到行业最顶尖的地方,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找到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

        每次下车间,李白千总喜欢用手摸一摸刚从机器挤压出来的水管,轻轻地,感受着水管表面非常细微的颗粒瑕疵,“听听它们的倾诉”。

        2000年,李白千辞去高校教职,加盟日丰,任职负责研发的总工程师,一待二十余载。

        日丰的业务涵盖给水、排水、供暖、卫浴等领域。在位于佛山市三水区乐平镇的生产基地里,轰隆隆的机器里挤压出一根根地暖管,表面和内侧都光滑如镜。行业内一般用表面粗糙系数来表现管道内壁的光滑程度,金属管的约为100微米、塑料管的约5微米,而日丰研发的这款地暖管为0.4微米。这是李白千团队不断死磕产品品质的结果,“内壁不够光滑,则容易滋生微生物,影响传热能力。普通地暖管一两年清洗一次,我们研发的是四五年清洗一次。”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日丰每年投入数千万用于研发,并成立精益生产部,“死磕”产品品质。目前,日丰已获得500余项国内外专利,承担国家、省、市各类科技项目20多项,荣获各级专利奖及科技奖近20项等。

  • 黄兵: 遍尝百“米” 只为煲出一锅好饭

        ●档案

        2018年度南粤工匠

        美的集团生活电器事业部副总经理

        ●匠语

        “工匠精神,首先是坚守,持之以恒地做下去;其次是信念,持续创新,精雕细琢;最后是做到极致,创造价值。”

        煮一锅饭,普通人用时不到半小时,可黄兵却花了十数年,用了180吨米饭,出具了11万份测试报告,走过1.5万公里调研路线,终于为每种大米配出最佳的烹饪曲线。

        2004年,黄兵大学毕业后进入美的集团,从事电饭煲产品电控开发工作。“吃过好米饭、差米饭,吃到第三年,闻到米饭味就想吐。”也是到这时候,黄兵算出师了,“一碗米饭放在手里,闻一闻,就能知道等级多少、品质好坏、有什么不足、该怎么煮好。”

        这些年来,黄兵主持研发重大创新技术10余项,开发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微压力电热电饭煲和美的集团第一款微压力电磁加热电饭煲。

        有些产品也融入了黄兵儿时的记忆。“小时候,家里老人煮饭,水快烧干时,用筷子插几个洞,米饭更好吃。”长大后,黄兵知道了原理,“这些洞让热量和高温水蒸气透出来,使淀粉更好糊化,米饭更好吃。”黄兵团队用三年时间,通过内胆和加热技术的结合,控制沸腾的水的方向,还原出儿时的味道,“有柴火烧出来的味道”。

  • 薛自力: 从学徒到工匠 他是进击的“钢二代”

        ●档案

        2018年度南粤工匠

        宝武集团广东韶钢工程技术公司机械首席操作

        ●匠语

        “应该思考采取新的方式提升传统行业的效率,在原有基础上不断改进。”

        薛自力祖籍河南商丘,父母都是韶钢的开拓者。19岁那年,高中毕业的薛自力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钳工招工考试。

        薛自力整天围着师傅转,不仅练习锯、锉、钻等操作的基本功,也跟着动手学做工具。1989年,在韶钢首届青工技术比赛中,薛自力以学徒身份参赛,摘得钳工组桂冠,提前一年转为正式工。“比赛要求制作一颗六角螺母并凿出一条键槽,尺寸误差在3丝内。100丝为1毫米。”薛自力说。

        韶钢高速线材厂成立初期,设备都来自意大利,平均每年维修一两次。每次意大利专家前来检修,薛自力从旁协助。他看到,设备内部齿轮生锈得厉害,原本喷在上面的机油全被憋回油管里,“外国专家更换齿轮,不仅价格贵,也是不治本的。”

        为此,他开始自制维修装置,在回油管处加两个进油管,安装了喷嘴,利用轴承位置做成两个弧度,让油顺利喷到齿轮上。改装后的设备使用寿命延长了两年,各项修复参数达到厂家水平,获得认可。

  • 黄毅: 半路出家“工科男” 用数控“智”造吉他

        ●档案

        2018年度南粤工匠

        广东红棉乐器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总监

        ●匠语

        “不懂的就去查阅资料,去请教老师傅,办法总比困难多。”

        1999年12月,在武汉科技大学就读机械自动化专业的黄毅提前南下找工作。在华南理工大学校园招聘会上,他遇见了红棉乐器公司。“这是国企,工资虽不高,但可解决入户的问题,也比较能积累到经验。”选择入职于此,也唤起了他少年时的音乐梦。

        入职不久,黄毅即被抽调到红棉吉他厂。“当时,几乎找不到完整的制作吉他的工艺制造资料。”黄毅其中一项重要任务是协助完善工艺文件和检验标准,使员工能按图纸、按标准、按工艺进行生产。经验不足的他从刨木开始,做背板侧板、镶线、接柄……慢慢地熟悉了制作吉他的一道道工序,并成为技术业务骨干。

        “最难的工序是油漆部分,涂抹的厚薄、用料都会影响吉他的音色。”黄毅说,“南北气候差异不小,温湿度状态都不同,这些都是要考虑到的。”

        2014年,黄毅提议购买自动喷漆、经典喷涂等先进技术改造项目,同时为每款吉他制作规格书,方便按要求施工。为提高效率,黄毅还将数控加工应用到生产工艺上,实现了吉他的自动化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