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仔才: 世界“焊王” 每件作品都是精品

        ●档案

        2018年度南粤工匠

        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火电工程有限公司焊接资深教练、焊接高级技师

        ●匠语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焊王”刘仔才身上有很多伤疤,那都是焊接作业时被飞溅的火花烫伤的,每一处伤疤都有一个故事。

        入行以来,刘仔才深入一线,吃苦耐劳,针对不同的施工要求摸索新的焊接方法。有一次在顺德工地,面对P91高合金的焊接难题,他迎难而上,在狭小空间中持续高温作战,每天近千根的焊条不间断燃烧,最终他以百分百的合格率交出漂亮的作品。

        岭澳核岛施工是刘仔才焊工生涯中难忘的一次经历。当时不锈钢管道GC管沟焊接最为困难。“作业面1米深、80厘米宽,人在里面操作根本不能转身,背后的焊点该怎么办?”他想到了利用镜子,整整练习了两天才找到感觉,最终通过镜面焊和内加丝焊接方法,攻克了管沟困难位置焊接壁垒。

        除了日常工作,刘仔才也常与各路高手比拼技能。从2007年开始,他就频繁在各种赛事上斩获大奖。十年磨一剑,最终刘仔才在2012年的国际焊接技能大赛上获钨极氩弧焊第一名,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并荣获国务院国资委授予的“中央企业技术能手”“中央企业青年岗位能手”称号。

  • 范瑞新: 心血管手术的 “金刀”妙手

        ●档案

        2018年度南粤工匠

        广东省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首席专家、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匠语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主动脉夹层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疾病,患者的夹层一旦破裂,那就是极其严重的内出血。而心脏无血可泵,那就是死亡。

        上世纪末期,广东地区心血管手术方面比较落后,大血管置换术基本空白。范瑞新远赴德国心脏中心学习,回国后又到北京阜外进修。这位副高级职称的外科专家自费租住在医院旁,这样以便于一遇到急危重症就赶回医院观摩、学习。渐渐地,范瑞新能独立完成相对简单的Bentall手术,再后来难度很大的主动脉弓全置换也能操作。最后,大血管手术里最艰涩的前降主动脉置换也掌握了。

        进修完毕回到广东省人民医院,范瑞新将这一手术开展了起来。从一开始一年做十几台大血管手术,渐渐地几乎每周都有一两台手术,再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一台血管置换术。 “每场手术下来,都像跑了场马拉松。”但他却感受到喜悦,“与死神争斗并取得胜利的喜悦”。

        2012年,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分会将国内心脏外科医师的最高奖项“金刀奖”颁发了给范瑞新。

  • 何玉成: 五大技术体系 为建筑“延寿”

        ●档案

        2018年度南粤工匠

        东莞市百年建筑延寿科学研究院执行院长

        ●匠语

        “只做别人做不了、做不好的事。”

        人会生病,建筑也是。渗、漏、裂等都是房屋建筑的“病症”。何玉成便是一位“建筑医生”,为建筑诊病治病,“延年益寿”的。

        1993年,何玉成创办了东莞市彩丽建筑维护技术有限公司。一次,东莞诺基亚工厂找上门来。“诺基亚工厂车间为大跨度金属屋顶,每逢下雨总会漏水,经过多次修补仍不奏效。”何玉成接手后,放弃了用沥青、玻璃胶封堵的传统方式,从建筑工程内部结构与气流走向入手,找出非常规的堵漏办法解决了问题。

        此次经验让何玉成意识到,“建筑维护,需要多学科协作。”于是,他自修了建筑工程、材料、力学、物理、气象、化工等专业知识,成为名副其实的建筑工程师。20多年来,何玉成创始了五大技术体系,这些技术成果已成功破解了制约建筑可持续健康发展的系列重大技术难题,为推动我国建筑技术进步、提高资源利用率作出了杰出贡献。

        “我们只做别人做不了、做不好的事。”二十年来,何玉成团队的技术和产品已应用到全国二十多个大中城市数以万计的工程项目中。

  • 刘明德: 深耕36载 专治大飞机的“病痛”

       ●档案

       2018年度南粤工匠

        广州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

        附件业务中心总监

        ●匠语

        “没有把事情做到极致就会有遗憾。”

        刘明德常常睡不好觉,躺在床上,想着天上,“每天都在担心零件能否修好、修好后是否安全”。

        “航线维修相当于门诊,机库(指飞机大修)相当于住院部,附件维修就是专科医院。”在飞机附件维修领域深耕36年的刘明德,把自己看作是“飞机医生”,他所面对的“病人”不会说话,“对症下药”时不容一丝疏忽,必须保证产品质量和100%的合格率。“维修过的零件要安装到飞机上,得经过无数次的测试。”刘明德说。

        刘明德发明过不少附件维修技术,LCDU725就是其中一种,是装在飞机驾驶舱视屏面板上的组件。“以前视屏面板闪屏、花屏都是常见的疑难杂症,很多维修员都开不出‘药方’来。”刘明德发现,“没有检测故障的手段,这增加了测试时间和难度。”经过理论研究和尝试验证,2018年,刘明德推出了针对闪屏问题的自动检测设备,大大提高了检测的精准度。

        在航空器附件维修领域扎根33年,刘明德团队共计开发新维修能力达2400多项,子件号项目约16000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