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平华:人行“海心”“桥”见广州

    ●档案

        2021年度南粤工匠

        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总工程师

        

    ●匠语

        “劳动不是苦行僧,是为了人们更加美好地生活,让人们充满幸福感。”

       

        海心桥是世界上跨度最大、桥面最宽的斜拱曲梁人行桥,2021年6月甫一面世,立即受到民众热捧。“之所以受欢迎,原因在于其兼具审美普适性与实用性。”设计者宁平华说,“不仅要能服务于珠江的景色,又要能与小蛮腰搭配起来,既要体现广州的审美与文化底蕴,还要展现出广州作为国际化大都市正在与时俱进的发展感……”具体的设计环节,宁平华团队还要克服结构体系新颖、局部构造复杂、制造精度要求高、施工控制难度大等关键技术难点,完成多项攻关任务。

        身为桥梁设计师,宁平华设计的桥不少于100座。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则是广州的珠江鹤洞大桥。这是广州第一座江中不设墩,一跨过江的特大桥,也是广东第一座预应力混合梁和钢砼组合梁组合的混合体系斜拉桥。

        宁平华还主持设计过BRT,以不到地铁十分之一的成本,完成了与地铁相当的通勤量,成为了全国市政样本工程,并先后获得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以及联合国颁发的应对气候变化灯塔奖等奖项。

  • 冯清川:国内钢结构“智造”第一人

    ●档案

        2021年度南粤工匠

        中建钢构广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匠语

        “要把一件事情、一项事业,认真细致做到完善精致。”

      

        走进中建钢构广东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一座座龙门吊将原料钢板吊放到下料区,工人手拿机器人操作器,“指挥”着机器臂进行各种焊接工作。这种智能制造生产线,这家公司共有4条,其创造者正是冯清川。

        2015年,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冯清川敏锐地意识到自动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将使传统制造业面临巨大的挑战,“产业创新刻不容缓”。但在钢结构智能制造如何实现产业升级却无人知晓。

        冯清川随即带队赴国外考察。回国后,冯清川团队闭关七个月,又经过1000余天、6次大的设计修改、上百次局部变更,建立起一整套通过评审的钢结构智能制造技术体系。最终,冯清川团队实现了国内钢结构智能制造从无到有、到先进的全面突破,建成了国内首个建筑钢结构智能制造工厂,获得了行业首个国家工信部智能制造新模式应用项目。该智能工厂入选了中国首部CPS应用案例集,其智能制造项目科技成果整体获评国际领先。目前,二期智能制造生产线已正式运营。

  • 刘中华:国内航天表“点油”独一人

    ●档案

        2021年度南粤工匠

        深圳市飞亚达精密科技有限公司钟表维修高级技师

        

    ●匠语

        “对钟表行业来说,我们必须做到一‘丝’不苟,比功力就看谁能够‘丝丝入扣’。”

      

        “钟表精确度的计量单位不是毫米,而是‘丝’;1丝有多细?大概是头发直径的八分之一。”刘中华捏着镊子一拎一推,凭着手感,就能判断手中的机械表的零部件移动了1丝还是2丝。

        从业多年,刘中华最引以为傲的还属组装神舟系列载人宇宙飞船的航天表。“目前,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既能载人航天,又能自主研发航天表的国家。”

        2005年,刘中华接到挑战:神舟七号任务的航天表。“相较于神五、神六,这次的航天表要扛得住零下80摄氏度的超低温和强磁场的严苛环境。”

        “在这种温度下,钟表内部零件之间的润滑油很快就凝固了,整块钟表就‘冻’住了。”刘中华团队对全世界航空航天使用的润滑油料都进行了实验和尝试,最终挑选出合适的油料并成功点油。

        2008年1月,飞亚达交付了“神七”任务的航天表。8个月后,航天员翟志刚、刘伯明完成了全国瞩目的太空行走,手上戴着的正是由刘中华点油的航天表。目前为止,国内航天表润滑油点油工艺还只有他一人能完成。

  • 杜广华:身怀三门绝技焊过十万组件

    ●档案

        2021年度南粤工匠

        广东茂化建集团有限公司焊接培训师

        

    ●匠语

        “越是遇到急难险,越要迎难而上!”

      

        在石油化工这个庞大的工程中,管道焊接的质量关乎整个炼油化工装置能否安全正常运转,如果出现了一丝问题,不仅会带来巨大经济损失,甚至会危及工作者生命安全。

        杜广华通过不断地学习、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打磨,攻克了超过50项焊接技术,练就了左右手焊接、加长焊把远距离焊接、镜子反照焊接三大独门绝技。

        炼化装置抢修往往事发突然,施工条件环境恶劣,还常常伴随着各种难题。杜广华在平日里注意练习左臂的力量,可做到左右手轮流焊接,用以解决刁钻的难题。

        有一次,一个焊接点因高温高压的催化剂喷射出来的烟雾盖住了裂缝,不能近身操作,杜广华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用2米长的竹竿绑住焊把,夹着焊条补焊。众人皆不以为然,但经过6个小时的抢修,质量全部合格,成功避免了一次恶性事故发生。

        30多年来,杜广华焊接过数十万个焊缝组件,没有出现过一次残次品和漏点,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焊接技术的难题,抢修了6000多项“急难重”炼油装置项目,创造经济效益800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