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重阳:开创技术先河 守护地铁安全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2020年全国劳动模范

        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运营事业总部首席技师

        

    ●匠语

        “所谓工匠,就是静心,耐得住寂寞。”

       

        张重阳的工作,是给网轨检测车(以下简称“轨检车”)和钢轨打磨车做好检修维护。“如果说检测设备是地铁的‘医生’,我们就是这些检测设备的‘医生’。”

        轨检车白天会停在维修库里。晚上地铁收工后,张重阳就会和同事一同开动轨检车,到各条轨道去检修。轨检车有30米长,张重阳却对它的每个零部件都熟记于心。

        以前,判断轨道的故障点,要靠轨检车上的工作人员用对讲机向轨检室传输数据,效率低下,而且这个问题 “连轨检车的生产厂家也无法解决”。但张重阳不服输,他买书自学,买回元件做试验,琢磨了两个多月,竟把难题攻克了。

        在张重阳的地铁检测生涯中,这样的技改案例数不胜数,其中多项还开创了技术先河。近20年来,他先后自学了微机、电子、电气等专业知识,还自学英语,弄通了各类设备的英文版使用手册,破解无数技术难题,共记下了几十本读书笔记。

  • 叶世远:追求完美主义的“钣金达人”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广汽本田汽车有限公司钣金工

        

    ●匠语

    “工匠精神就是‘钣金精神’。‘钣金精神’就是精益求精。”

       

        尽管汽车生产已经自动化,但机器仍无法做到对变形板材的精确识别和完美修复。2004年至今,钣金工叶世远已经把无数辆车身变形的汽车,用手工纠正回原形。

        “一块平板在灯照下也只有一点点小瑕疵,但钣金就是需要把这一点点瑕疵都去除。”在外人看来,钣金工作异常枯燥。叶世远却认为,钣金是一门技术活,考验着钣金工的耐心及技艺。

        生活中,叶世远看见一辆车就想要过去摸摸是否有不平整,看到厨房的厨具凹凸不平,就想要拿工具整平。“职业习惯吧,也可能跟我追求完美有关。”他笑称。

        为解决钣金返修效率低的难题,叶世远还带领组员搞起了课题研究,一番废寝忘食的反复攻关后,他们终于发明了两项工具:分流拉拔器和快速拉拔器,每年为公司节省返修工时3400小时、劳务费29.3万元、返修成本约220万元,荣获多项国家专利。

  • 陈德然:辨音“金耳朵” 堪比电子音准仪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轻工“大国工匠”

        广州珠江钢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北京珠江钢琴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匠语

        “这门手艺需要传承,我愿意一辈子做下去。”

      

        钢琴调律俗称“调音”。一架钢琴的制作要经过300多道工序,调律可以说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步。传统的手工调律中,整个过程的听音辨音,全靠调律师的耳朵。而陈德然的耳朵,辨音之精准,能做到误差不超过1音分,几乎与电子音准仪无异。

        尽管现在调律可以依靠电子仪器,陈德然仍坚持手工调音。他认为,钢琴是有灵性的,用电子仪器调准的键音固然准确,却未必能让弹奏的音色达到最佳。手工调音比机器调音,多的就是机械之外的“匠魂”。

        在G20峰会、财富论坛、央视春晚、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等重大演出交流活动上,都有陈德然在幕后活跃的身影:他需要根据钢琴家演奏的曲目,给钢琴调整不同的音色。比如贝多芬和肖邦的曲子,曲调不同、音色需求不同,就要有不同的调试,他强调,“每一次调试,都是调律师与钢琴家、与钢琴对话的过程。”

  • 许炽光:传承千年广绣的“末代花佬”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国家级非遗项目广绣的代表性传承人

        广州绣品工艺厂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匠语

        “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这样才能心安理得。”

       

        一幅普通的作品,少则数万针,多则数十万针;针长2厘米,粗0.5毫米,用的线比头发还细;数十种针法,变幻无穷的颜色搭配,能够绣花、绣人、绣山水……作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广绣已有两千年历史。这种看似只有女人纤纤玉手才能完成的技艺,却曾由男工们引领着最难的技法。这些男工被称为“花佬”。

        许炽光,祖上三代都绣广绣,到他已是第四代,他也是目前广绣里最后一位“花佬”。从六岁入行成为“花佬”,到如今年近九旬。许炽光这样形容自己对广绣的感情:“绣起花来,我好像可以不用吃饭一样。”

        如今,他保留着广绣30多种针法,并发明了“施盖针”“鸡仔针”“丝渗针”等多种广绣新针法。为了让广绣能够更好地还原西方油画的艺术风格,他还发明了Y型针。

        为了薪火相传,许炽光打破技艺不外传的家规,持续把他那手飞针走线的绝活传授给晚辈。“广绣是不会灭亡的,只要有针、有线,广绣就会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