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菲:百里挑一的水下机器人操作手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深圳市德润水下工程有限公司水下机器人研发部ROV技术总工程师

        

    ●匠语

        “我会把自己的想法注入到设备的使用中,改变它的时候也调整自己。”

       

        海上油田的工作,主要靠水下机器人完成。因为水下工作环境十分危险,必须用机器人来代替人去开展工作。

        廖菲是资深的水下机器人操作手,每年的操作时长均超1000小时。“一般左手控制前后左右和转弯的水平移动,右手控制上浮、下潜的动作,就和开直升机一样”。在他看来,这不光是技术活,更是一种修为,他可以乐此不疲。一旦遇到突发状况,哪怕十万火急,操作手也必须保持冷静。“唯一可供参考的是面前的屏幕和声呐。此时,最挑战人的是集中精力”。

        廖菲已是操作手领域的高级监督。在2005年时,像他这样的操作手,全国还不到100人。“对于很多突发状况,他就是比别人判断得更快、更准确。”谈起廖菲,公司的同事赞誉有加。机器人在水下面临的情况复杂,“一般出现问题时要将机器人拿出来检测,但他单凭经验就能发现哪个部件出现问题”。

  • 曹祥云:世界级“叉车大王” 人生字典里没“午休”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广东省劳动模范

        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叉车工

        

    ●匠语

        “咱这辈子当不了科学家,但可以做个优秀的能工巧匠!”

       

        能用叉车开瓶盖、穿针引线、叠红酒杯;多次夺得全国叉车冠军,刷新多项叉车技能吉尼斯世界纪录,多次登上央视舞台;格力电器为他拍摄纪录片,成为千万工人心中的榜样和传奇……曹祥云是名副其实的“叉车大王”。

        可是,这名“叉车大王”也曾经是一名“倒机大王”。他刚学叉车时,“老师傅开车走的是‘一条线’;到了我手里,方向稳不住,车轮直打晃。特别是空调装车作业,货叉放下后,货叉上的空调倒得车箱到处都是。”曹祥云回忆。

        唯有勤能补拙了。中午时间,同事都去休息了,曹祥云便爬上叉车反复练习。以至于到现在,曹祥云依然没有午休的习惯。一番苦练之后,曹祥云不仅能把叉车稳稳地开成“一条线”,而且练就了一套用货叉打开啤酒瓶盖而不损坏酒瓶的本事。2005年10月,他参加央视的《你想挑战吗?》节目,挑战“用叉车3分钟开启30个啤酒瓶盖”成功,创造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 马可:传承中国传统服装的“无用”之道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珠海无用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总经理兼创意总监

        

    ●匠语

        “我理解的工匠精神,有家国情怀,也有对土地、农村和童年的眷恋。”

      

        在圈内,马可是有名的服装设计师,是参加巴黎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第一人”,她创立的“无用”是闪耀在巴黎时装周的中国品牌。

        1996年,马可与人合伙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服装设计师品牌“例外”。她坦言,那次创业是来自于大学时代的梦想。学生时代,她偶然听到老师说:“中国还没有出现一个本土的服装设计师品牌。”这句话让她非常吃惊。她与同学讨论,可同学却反问她:“你怎么会把这件事与你自己联系起来呢?这是国家和政府该考虑的事。”这深深地刺痛了她。

        2006年,马可离开“例外”,在珠海唐家湾创立服装品牌“无用”。她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在滇贵川藏的乡间行走,接触了那里的民间手工艺人,希望把手工制作的技艺传承下去。无用工作室至今坚持全部服装纯手工制作、纯植物印染,数十道工序下来,要耗时两三个月不等。马可说,希望借此“推动中国民艺在现代生活中的复兴,少一些功利,让匠心回归。”

  • 黄贵松:为手机触摸屏 烙上“中国造”

    ●档案

        2016年度南粤工匠

        全国劳动模范

        汕头超声显示器(二厂)有限公司触控显示工艺高级工程师

        

    ●匠语

        “必须不断进行技术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

       

        现在的智能手机都有敏捷的电容式触摸屏,但鲜为人知的是,在国内,这项技术起源于汕头,诞生于黄贵松及其研发团队之手。

        2007年,苹果公司的iPhone3手机升级为电容式触摸屏,引领业界风潮。而在国内,相关技术还是一片空白。此时,黄贵松承担起为公司研发电容式触摸屏的任务,既要打破苹果公司的技术垄断,又不能复制苹果公司的工艺。

        黄贵松回忆当时的困境,“无资料可借鉴,无经验可学习,全靠自己摸索。”他带领项目组几十人,没日没夜地研发。仅仅是触屏层内不能产生气泡的难题,他们就经过200多次试验才克服。两年多后,团队研发触摸屏实现了规模化生产。电容式触控屏终于烙印上“中国制造”的标签。

        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电容式触摸屏生产技术的附加值渐渐被拉低。于是,黄贵松团队又承担起公司产品转型升级的攻关任务,并再次取得成功。近年来,他已获得20项个人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