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夏

来源: 南方工报     2022年08月05日        版次: 08     作者: 逄维维

    清代画家恽田云说:夏山如怒。这个怒字,用来说夏天,我认为是极妥帖的。

    入了三伏,骄阳似火,日日酷热难当。热浪如带着毒气的蛇信子,舔舐着裸露的肌肤,有一种火烧火燎的灼烧感。豪不夸张地说,此时炙热的空气,只需划一根火柴,便可蹿起火苗。如民间所言,三伏天的爆竹,一碰就炸。可见,夏天的热,真是一碰就炸、一点就着的“怒热”呀!

    夏天的热是怒的,那风和雨自然也是怒的。这不,三伏天一路汗流浃背地跑来,热得人无处躲时,突然间,黑云压城,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劈啪作响,瞬间将万物冲刷得焕然一新。暴雨过后,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明亮的色彩里膨胀。这时节的植物,吸饱了养分与水分,饱含着充沛的生命力,拼了命地向下扎根,向上生长,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红的、绿的、明亮的、灿烂的,一片茂盛、繁华,是火焰般热情的怒夏啊。

    简媜说,夏乃声音的季节,有雨打,有雷声、蛙声、鸟鸣,及蝉唱。这夏之声,来自四面八方,但最惊心动魄、有“怒音”之势的,我认为当属在盛夏里爆发的蝉唱。它们来到世上,只为用歌声轰轰烈烈寻找生命中的另一半。为爱生、为爱死的蝉,每一次歌唱,都是生命在怒放。

    生命因怒夏而繁盛。看呀,越高温长得越壮实的绿天鹅绒海芋,它们的大小叶片在烈日下嗖嗖地长,个个都比娃娃的脸还大;看呀,越高温开得越灿烂的紫薇花和合欢花,在烈日下摇曳多姿,为被晒蔫的人们注入一丝丝活力和生机。

    原来夏日的生气、生机就蕴藏在怒放里啊!在田野里、工地上、马路间、机器旁,哨所边,以及防疫救灾现场,那些冒烈焰、顶酷暑、挥汗水,伏天暑气仍在岗位上工作、劳动、奉献的人们,不就是怒放的紫薇花吗?那些用汗水浇灌责任与担当,在训练场上从严从难,不畏艰辛,刻苦训练,滂沱汗似铄的军人们;那些剪开裤脚,汗水像拧开的水龙头的“大白”们,不就是怒放的合欢花吗?

    夏山如怒,好一个怒放的夏天;好一个在怒放中走向成熟,走向收获,走向甜蜜的夏天!怒是夏日之魂,是夏日蓬勃向上和澎湃繁盛的力量啊!